乐天堂fun88> 彪悍小农妃 > 第一五九章 事实说话

第一五九章 事实说话

        李氏说着抱着女儿对身后那些她们拉拢过来的妇人哭泣,寻求着支持。

        “这些没见识的妇人,就这样简单的点穴手法就说成妖怪也真有她们的。”

        慕风看李氏抱着林小红哭的悲切,轻蔑抿唇道。

        可他话刚落,随李氏哭号,跟着有一些男人手拿着锄头和铁锹过来。

        “这……”

        这些男人来势汹汹,大有只要他们再敢造次立刻对他们出手的架势,慕风本看向林月凤脸上的笑容跟着凝固。

        “帮忙也是帮倒忙呀?知道你们不简单,你们这样越是越帮越乱。”

        林月凤对这男人的多事,只恨不得给他一针让他永远别显摆。

        刘风对他这样也无奈摇头评价。

        “这个,这些愚昧无知的人,你有办法应付?”

        慕风清了下嗓子掩饰自己的心虚,看向刘风问。他还真没见过这样的架势,比他对付一行杀手都吃力。

        “我有办法还用得着这样站在这吗?凤……”

        看这男人惹出这么大事还没事人样,刘风鄙弃看了他一眼,扭头问着一边沉默不语的林月凤。

        古人特别是迷信的古人真可怕。

        眼前的架势,林月凤无奈还是心中叹息。

        眼下的局面,她真愁,难道她要向这些愚昧的村人普及学医必须得懂的人体穴道这些吗?

        看着她铁青着脸,再看她身边的两人都一脸冷凝注视着那些妇人。

        林牛柱无声低叹还是太过年轻,这不,看向在场那些有些疯狂的妇人和她们身后的男人。

        扬手招呼“大家安静,安静,听我老头子说句话,好吗?”

        “牛柱叔,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家亲眼看到这男人出手把我家小红弄成这样?难道你还说他们不是魔鬼吗?”

        李氏看怀中女儿成这样,不满说落指着慕风他们怒问。

        “你个阿杂妇人,我家……”

        后面车上的青风,对这些妇人的想法,实在看不下去,跳下车怒指对李氏清问。

        “住口,青风。听那老者说。”

        青风的冲动和上前,慕风清冷呵斥他,说着看向一边林牛柱。

        这老人既是这丫头的师傅,他倒想听听他怎么说。

        “其实懂得岐黄之术的人,大部分都懂得人体穴道什么的,这丫头只是跟我这老头子现学现卖而已。所以这样说她是妖魔,你们可真够肤浅。”

        林牛柱看众人都停下来看着自己,无奈一叹出声道。

        “你老也懂这些?”

        他这话,总算有个有脑子的向林牛柱问。

        “是的。不信大家可以看看。就你了,你。”

        那人的话,林牛柱微笑点头,指了下人群中一个男人,说着示意那男人上前。

        “我等下给他点上穴道,你们就明白了。当然这穴道可以点也可以解,学医之人都多少懂得的。”

        看那男人上前,林牛柱安抚对他笑了笑,这才看向在场的人,说着两根手指对那人肩头用力戳去。

        “我,我的身子……”

        这人被他点上,身体一顿,想动却不能动,诡异的感觉让他心惊看向林牛柱和在场的人道。

        “你被我点了穴,只是暂时不能动而已。接下来,我为你解穴,解开你就知道我说的话是否可信。”

        那人的慌乱和震惊,林牛柱心头长出口气,面上却淡笑道出手再次向那人戳去。

        “等等,牛柱叔,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给你这徒弟掩饰,故意找的这家伙给大家来演戏。”

        李氏看此情形,虽茫然,这林牛柱和这丫头真有这样的能耐不成?

        眼下,她还是出声阻止反问林牛柱。

        “我师傅找人演戏?李大娘,你这脑袋想象力未免太强了吧。是,我明白你们跟我之间有着过节,但这件事追根究底还是小红姐和刘书顺对不住我,为何你们还要这么针对我?我到底跟你们有什么仇怨?不会是你闺女跟人家脱光衣服众人跟前睡过,人家不要你们,这没处泄愤懑向我泄吧?”

        看李氏再次针对自己。

        虽然林月凤不确定到底是谁在背后策划这一切,李氏母女的步步紧逼,她还是轻笑反问,当着大家的面再次提说之前那几乎轰动全村的肮脏事。

        说完,看都不看李氏阴沉着脸恨不得把自己拔皮抽筋的目光,还有一边被慕风点上穴道能听到却不能动也不能说的林小红,嘲讽笑问。

        这些人出了这样的事,不乖乖带着闺女在家避风头却找死得来针对自己,她要不把她们的丑形和难看再揭一揭还是她林月凤吗?

        “你,林月凤,我们如今说你的事,和这些又有什么关系?既然说牛柱爷教了你点穴的本领,那这人你给他解开穴道我们看看。”

        桂花嫂看一边林小红母女被说低头满眼怒火,却心虚躲避的神色。

        实在看不下去挺身对林月凤道。

        “桂花嫂,看来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哦,头削了些还这么大胆。不过我倒好奇,你这么为她们说话,到底收了她们多少钱?再说,你让我点我就点,我凭什么听你的,李大娘,你说呢?我到底跟你们什么仇?我都已经退出跟刘书顺退婚成全你女儿和他了,我怎么还是你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呢?”

        看桂花嫂不怕死针对自己,林月凤淡笑提醒。

        看自己这么一说,桂花嫂脸上表情跟着变得僵硬又慌乱,痞子样笑着调笑问着李氏母女。

        “这……”她这话,轻松把这些人对自己的种种指点和不利的指责带偏。

        也是,当时起针对这丫头的行为可是林小红母女和刘夫人。

        他们两家确实和老林家这丫头有这么的纠纷。

        “既然大家没话说,我师傅也那样说了,大哥你不怕被我们伤害挺身给我师傅实验,我很感激,小妹这就给你解开穴道。好了,动动看。没事了吧?”

        看自己这么一说,那些本怒意满满看着自己的那些人跟着低声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林月凤淡笑说着,上前对着林牛柱之前给那人点的身前一戳,退后看向那人道。

        “自由了,真的动了,动了。”

        那人本就惊秫,被她一点,听她这么说带着试探摆动手脚,这一动现身体恢复之前的自由欣喜连道。

  http://www.react-in.com/biaohanxiaonongfei/13170018.html

  1秒记住乐天堂fun88:www.react-i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