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堂fun88> 春晚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他不甘心

第二百五十四章 他不甘心

        “怎么?连本宫,你们都敢拦?!”

        “晓妃娘娘恕罪啊!一切都是圣上的旨意,臣不敢不遵!”

        “狗奴才!给我让开!里屋的东陵翕然皱了皱眉,“什么声音?”

        沈妙张望了下,“奴婢去看看。”

        “一起吧。”东陵翕然生怕再出些乱七八糟的幺蛾子,抬脚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太后娘娘!您来的正好!这狗奴才四六不懂竟然拦着本宫为您请安!”春晓眼睛一横别提有多刁了。

        “晓妃娘娘,你也别难为这当差的了,圣上的命令谁人敢违背?今日你来可有事?”东陵翕然装作无意般问道。

        春晓眼珠一转随后笑了笑,“臣妾没有别的事,只是想给您请安,臣妾家中为臣妾送来了几罐好茶,臣妾想孝敬您呢。”

        “好茶?说来也是惭愧,哀家没有别的爱好,就好这一口茶香,你也真是懂哀家。”东陵翕然与她客套着。

        “来人,快把茶叶拿出来啊!”春晓招招手。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小侍卫夹在中间很是尴尬。

        “这天真是能烤死个人,太后娘娘您平日里可要注意避暑啊,臣妾在这站一会就有些晕了呢!”春晓翻了个白眼,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对那小侍卫的责怪。

        “臣有罪!还请晓妃娘娘恕罪!臣可以让您进去,不过...一炷香后请您务必出来...可否?”小侍卫跪在地上说道。

        “太后娘娘,您看呢?”春晓挑眉问道。

        东陵翕然抿嘴一笑,“那就有劳您了。”

        “不碍事不碍事!”他连连哈腰,刚才她们之间的对话没有一点营养,自然对于春晓的防备就减弱了不少。

        进去后春晓毫不客气的坐在椅子上,“太后娘娘,圣上是为何禁您的足啊?”

        东陵翕然微微一笑,“你的茶叶呢?哀家还等着呢。”

        春晓摇摇头,“您还在这跟我打太极吗?圣上这么对您您都没有什么反应?”

        东陵翕然抿了抿嘴,“圣上的腿,是你做的手脚吧?怎么还来找我?就不怕传到圣上耳朵里去?”

        春晓笑出声来,“那您既然知道是我做的,为何不去圣上那告发我?”

        东陵翕然握紧拳头,“果真是你...”

        “对!没错!这对于他给我们的痛苦,难道不是九牛一毛吗?”春晓没有否认,“您玩这种母慈子爱的游戏要结束了吧?还是说您当真一丁点都不在意他害您母女分离,害您与漠北单于天人两隔?!”

        东陵翕然痛苦地闭上了眼,“你究竟是谁?!”

        春晓冷笑了一声,“我?呵...一个苟且偷生的女人仅此而已,今日是我最后一次来找您,若您已经决定放弃复仇,我就当不认识您,若您愿意与我共同努力,您就去找我。”

        东陵翕然死死的盯着春晓,她的脸和自己所查到的资料逐渐重合,那个女人...回来了?

        “好了,太后娘娘,茶叶也送到了,臣妾告退。”春晓面无表情地说道,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一笔带过,显然现在的她很瞧不起东陵翕然。

        “太后娘娘!我们该怎么办??”沈妙眼泪蓄在眼圈里,她吓坏了。

        东陵翕然拍了拍她的手臂,“你认为我们该选择哪条路?”

        沈妙顿了顿,丁旭斌与她也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可那人可是东陵翕然的亲生骨肉,她不敢奢求什么,只要能活着就已经用尽全力了。

        “奴婢...奴婢全听太后娘娘的!”沈妙跪在地上将头抵在冰凉的地上说道。

        东陵翕然叹了口气,“哀家懂你的心情,只是哀家若当真做了什么,不就和他一个样了吗?到时候还会有更多的人来讨伐哀家...”

        沈妙匍匐在地上死咬着嘴唇,她尝试着开口,“太后娘娘...今日你什么都没做,圣上就禁了您的足,只怕往后就不会是禁足这么简单了...”

        “你的意思,圣上对我起了杀心?”东陵翕然轻声问道。

        沈妙吓得连连磕头,“奴婢没有这个意思!还请太后娘娘息怒!”

        东陵翕然伸手扶起她,“别磕了,在哀家面前也不敢讲真话吗?”

        沈妙咽了口口水轻微地摇摇头,“不是...”

        “说吧,你看到了什么。”

        “奴婢...奴婢没有分离您与圣上之间的意思!奴婢只是担心您!”沈妙焦急的解释着,生怕东陵翕然怪罪于她。

        东陵翕然摆摆手示意她站起来,“你说的有道理,就算哀家不争不抢,避免不了旁人的恶意中伤...到时候圣上肯定不会听哀家的一面之词,其实哀家也是一位慈母对吗?”

        沈妙狂点头,“太后娘娘自然是!若没有您又怎会有今日的释迦?”

        东陵翕然满意笑了出来,“既然如此,过阵子,等这看守的不那么严格之后,你借着去御膳房取吃的为由,看看晓妃娘娘,告诉她茶很香。”

        沈妙嘴角不经意上扬,“是!奴婢遵命。”

        春晓去看望东陵翕然的消息很快就传进了丁旭斌的耳朵里,他苦笑了一声,“果真母后已经等不及了吗?这么快就要开始行动了?”

        一众太监宫女跪在他身下一声不吭。

        丁旭斌深吸了口气,“你们都出去吧,朕想一个人静静。”

        和伤害自己的人往来甚欢,东陵翕然心里究竟在想什么?!还是说在她心里,压根就没有自己这个儿子!

        “来人,给朕查查春晓。”丁旭斌握紧拳头,他自知自己不能再萎靡不振了。

        而另一边,春晓得知后笑了出来,“无功不受禄,太后娘娘难得信任与我,我必须要给她送上一份大礼以表心意啊!”

        “不知娘娘所说大礼是何物?奴婢能否带给太后娘娘?”沈妙低声问道。

        春晓抿了抿嘴,“自然可以。”她抑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从怀中掏出一个长命锁,“这就是本宫送上的礼物,还望太后娘娘笑纳。”

        沈妙接过这长生锁不明所以,可毕竟是春晓送的,她没理由不接,“奴婢替太后娘娘谢过晓妃娘娘。”

        “回吧。”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东陵翕然的反应了。

        东陵翕然看着这长生锁,整个人差点晕厥过去,她死死地抓着沈妙,“这是谁给你的?!谁给你的!!”

        沈妙吓得浑身发抖,垂着脑袋不敢看东陵翕然一眼,“回太后娘娘...是..这长生锁是晓妃娘娘送给...送给您的...她还说你就一定会喜欢...”

        东陵翕然张了张嘴愣是什么声音都没发出,她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千算万算,不值天一划...百密一疏...百密一疏啊!”东陵翕然捶着自己的心口感叹着。

        “太后娘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就别这样!您别这样啊!您要打就打奴婢吧!”沈妙眉头一皱,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出来。

        东陵翕然哭累了之后两眼空洞,她细细抚摸着这长命锁,“这是我给我女儿亲手戴上去的长命锁...”

        沈妙一听身子一软跪在地上,“您是说...她...她说的给您的礼物,其实是您女儿的性命?!”

        东陵翕然点了点头,“百密一疏...”

        “我们要不告诉圣上吧!圣上一定会为他妹妹出头的啊!”沈妙焦急的喊道。

        东陵翕然咬牙望着远方,“他不会的...”

        他自始至终就没有承认过这个孩子,对于他来说,这个小生命是匈奴人,若让他杀了她,他都能做得到。

        “那我们该怎么办...”沈妙依偎着东陵翕然眼泪就像脱了线的珍珠,窸窸窣窣地往下掉落。

        东陵翕然将长生锁握在手心里,感受着它带来的刺痛感,似乎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活着呢。

        “事已至此,只能博一次了...沈妙,你愿意与我共患难吗?若不愿意,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东陵翕然轻声说道。

        沈妙握紧她的手,“太后娘娘您在说什么呢!我不是您的义女吗?我怎会抛弃您于不顾?!”

        “好孩子...委屈你了...好孩子...”东陵翕然一下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女儿,她只剩下与敌人拼命这个念想。

        “太后娘娘您先别着急,晓妃娘娘还想用妹妹克制您呢,她一时半会肯定不会对她怎样,在这之前只要我们想出法子救她出来就好了!”沈妙为东陵翕然捏着肩膀。

        东陵翕然怎会不知她的意图,只是自己着实想不出办法啊...

        “可是...”

        “好啦!我们先睡觉,凡事等明天再说!”沈妙勉强地勾起嘴角,“奴婢为您打洗脚水,热乎热乎还能睡个好觉。”

        东陵翕然点点头,“好...”

        她就像受惊的孩子,手里死死攥着长命锁,小人儿名字还没起呢,自己必须坚强,必须坚强...

        “圣上,这是晓妃娘娘的全部资料。”

        丁旭斌接过之后看了几眼便怒火中烧,他喘着粗气将那并不厚重的资料扔了满地,“放肆!!当初春晓是以谁家小姐之名进宫的?!管理这件事的太监呢?!怎么将这女人放了进来?!”

        送来资料的太监膝盖一软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圣上息怒圣上息怒啊!当初您下令,民女也可进行秀女备选...晓妃娘娘是以民女的身份入选的...”

        丁旭斌灵光一现,这可是东陵翕然的主意,原来...自那时起东陵翕然就已经和春晓联通上了呢?!自己被他们耍得好苦啊!

        “请晓妃娘娘过来!”丁旭斌抑制住自己的怒火,他要当面问个清楚,这女人究竟有何目的。

        “是...”

        “圣上您可算接见臣妾了,臣妾想您想得打紧啊!”未见其人先听其声,春晓撒娇的声音现在在丁旭斌听来只觉得恶心。

        丁旭斌冷着脸把手里的东西扔给了她,“这是怎么回事?”

        春晓微微一愣弯腰捡起那些资料,“这是...”她扫了眼望着丁旭斌,原来是找自己兴师问罪来了。

        “圣上您让臣妾看这些是为何事?”她继续装傻。

        丁旭斌深吸了口气,“你认为呢?春晓,哦不,应该叫你莫姑娘吧?”

        春晓笑得很是妩媚,似乎丁旭斌现在在说别人一样,“臣妾...听不懂您什么意思呢~”

        “还在这跟朕装!你分明是莫志修之女,为何会出现在这!你问朕是什么意思?朕还想问你呢!”丁旭斌高声吼道。

        春晓顿了顿,“呵...你在说什么啊?臣妾不懂。”

        “你...来人!将她拉下去!”丁旭斌气急败坏的喊道。

        可他喊了很久,也没人从外面进来,丁旭斌这下慌乱了,他握紧椅子把手警惕地望着春晓。

        春晓勾起美艳一笑,“圣上,您放弃吧,在这宫中,我的手下比您的多。您就安安稳稳的坐在这个椅子上,好好的乖乖的,只要你听话,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丁旭斌喘着粗气,不多时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后背,“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恶毒?!你屠杀兰殇子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自己干了什么?!现在来谴责我?!你还是看看你自己吧!”春晓尖叫着,她坏心一笑伸出手将丁旭斌推到了地上。

        丁旭斌挣扎了许久也没能站起来,“你这样子,哪还像个一国之君?真是可笑!我要是你,早就悬梁自尽了。”春晓冷笑着抬腿就要离开。

        “等等!太后...是不是早就和你同流合污了?!”丁旭斌趴在地上艰难的问到,他多想听到一个否定的答案,他唯一的亲人...

        春晓望着他,轻微的点了点头,“是,不然我的计划怎会进行的如此顺畅?”她扬起下巴对丁旭斌示威着,“别想着谴责别人,想想你自己,为了坐上那把椅子都做了些什么。”

        她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留下丁旭斌一人像个小丑一样趴在地上,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沾满的都是自己至亲至爱之人的血液!自己为了这个位子,都干了什么...

        “啊...”他压抑的喊着,“啊...啊...啊!!!”

        丁旭斌一边喊着一边疯狂的撞击自己的身体,他不甘心...自己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他踏着那么多人的尸体一步步走到这个位子,他不甘心啊...

  http://www.react-in.com/chunwan/14087040.html

  1秒记住乐天堂fun88:www.react-i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