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堂fun88> 独足鬼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故意为之

第四百六十二章 故意为之

        玉鲽帮着扶了一把,并趁机问:

        “我想你一定对红星做了什么手脚,所以她忘了你们之间的感情。”

        魈居再一次要求:“替我保密吧。”

        玉鲽没有正面答应他,而是旁敲侧击说:

        “哈哈,你在瓮里可是个大英雄呢,带着我们一群人披荆斩棘到达了目的地。

        可你现在却憔悴成这个样子,你赶快好好休息好起来吧,不然红星也不能安心。”

        魈居知道玉鲽的用意,他道:

        “瓮是个虚幻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能霹雳无敌,还能尽情的拥抱她、亲吻她。

        可现实世界不行,这里的一切光靠想象或意志力是没有办法保护任何人的。”

        玉鲽还是不死心的反驳:

        “两个人互相喜欢互相表白之后,喜怒哀乐就是两个人的事了。

        你单方面的让红星忘掉你,是不是有些霸权主义呢。

        况且,你什么都还记得,一个人受着心爱的人就在眼前却不能拥有她的煎熬,何苦呢。

        就算在现实世界,你们依旧可以在一起嘛,毕竟你们互相喜欢,也没有什么阻碍啊。”

        魈居没有余地的冷冷道:

        “没有阻碍?生与死就是最大的阻碍,将死之人,孑然一身是最好的,至少不用让别人牵肠挂肚。”

        话至此,玉鲽也不知是因为被窗外的冷风冻着了,还是魈居的话让他感到凄凉。

        他感觉心里一阵落寞的张开嘴,但现已经词穷,没有继续劝解的动力了。

        关于生与死这个话题,玉鲽是亲身经历过的。胡琴已经入土几百年了,可玉鲽还得带着对她无尽思念独自活下去。

        所以了解了生离死别是何等痛苦的玉鲽,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继续劝解魈居的资格。

        忽然,房间里的气氛,就跟这越来越凉的天气一样冷了下来。

        “保密么。”

        魈居又问了一次,这次玉鲽只能无奈叹气答应了。

        “对了,有个女人让我把这个盒子交给你。”

        魈居瞟了一眼道:

        “一个银色头,妆画得跟个老妖婆一样,根本看不出是哪个国家的女人对吧。”

        玉鲽瞪大眼睛点点头:

        “你果然认识她,不过你这么形容她太过分了吧,我觉得她挺漂亮的。”

        “她是恶魔。”魈居闭着眼说。

        玉鲽没有过多追问关于女人的事,而是把盒子迫不及待塞给了魈居:

        “总之,我的任务完成了。”

        魈居没看盒子里的东西,轻声对玉鲽道了声谢后,把盒子放在了自己的枕头边。

        盒子刚放下,楼梯间里就响起了满胜胜奔跑的声音。

        满胜胜闯进门,挂满了两手的外卖和魈居的衣服,已经成功将她的上半身与头淹没。

        见状,玉鲽赶紧上前搭了把手,边帮忙还边笑道:

        “辛苦了辛苦了,让我来吧,可别把你的腰折了。”

        满胜胜把外卖交给了玉鲽,然后把魈居的衣服朝魈居床上一扔:

        “皇上,您的衣服奴婢取来了,请您穿上。”

        魈居面无表情的把衣服揪了过去,然后率先拎起了一条黑色内裤放在眼前看了一看。

        满胜胜突然不好意思结结巴巴解释:

        “我、我是全部给你一起丢洗衣机的,可没给你手洗啊。”

        玉鲽哈哈笑了出来,魈居斜视了他一眼后冷冷道:

        “我又没问你怎么洗的。

        我要穿内裤,你是留在这参观还是先出去?”

        满胜胜心想这厮可真可恶,拿到衣服不仅不说声谢谢,居然还冷言冷语的。

        不过,满胜胜早就习惯了魈居这副冷冰冰的样子,况且觉得有愧于他,于是乖乖退出了房间。

        之后三人齐聚一堂开始大快朵颐了起来。

        因为顾虑魈居是病人,不宜吃腥辣油腻的食物,满胜胜最终只给了他一碗粥。

        魈居接过粥时,手明显还有些抖,这说明他虚弱到了极点。

        满胜胜愧疚问:“皇上,需要奴婢喂您喝粥么。”

        魈居毫不客气道:

        “不要,你一定会用一次性勺子锋利的边缘,把我的嘴唇狠狠拉几道口子。

        你给我几块炸鸡就行。”

        满胜胜翻翻白眼:“不行,病人不能吃鸡肉。”

        魈居抗议:

        “许多病号就是被不明真相的家人,自以为是的一个劲喂素食和稀饭给营养不良折磨死的。

        你给我两块鸡肉,我立刻复活。”

        满胜胜眨眨眼,心想魈居一定是饿到极点了。

        魈居这厮冷言冷语这么可恶,满胜胜本想故意刁难他一下的,可见他拿着粥手抖的样子,就狠不下这个心了。

        满胜胜开玩笑问:

        “不明事理的家人?你把我当家人了?”

        满胜胜并不知自己这句无心的玩笑话,一瞬间在魈居的心脏上刻下了一道多深的伤痕。

        玉鲽难受极了,他再也看不下去这无心的伤害,忽然跑了过来,把自己的汉堡递给魈居道:

        “红星,白星只是烧又不是病危,他这么大的块头,没有蛋白质怎么行呢。

        你就别再让他馋了,把我的给他吃吧。”

        满胜胜瞪着玉鲽,豪不留情的把他拿着汉堡的手给拍了开去:

        “行了行了,现在我倒还成罪人了。

        吃你的吧,我知道这家伙要吃肉,我早就给他点了鱼排,鸡肯定是不能吃的。

        拿去啦。”

        满胜胜投降的把鱼排递给了魈居,魈居面无表情的冰山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吃着,玉鲽随口问:

        “对了,之后你们有什么打算,我这次出来找你们,可就暂时准备不回家了。

        你们答应过我的,冒险要算我一份的。”

        满胜胜边嚼边给玉鲽使眼色,示意他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魈居身上,问自己没用。

        不过,满胜胜倒是公布了一下行程:

        “估计还得在我家待几天,明天这家伙得做手术呢。”

        “手术?烧要做手术?!”

        玉鲽吃惊问。

        满胜胜道:

        “跟烧没关系,魈居脑子里好像有个异物,我叔叔正好是医生可以帮他取出来,所以把手术定在明天了。”

        魈居听见后皱了皱眉问:

        “你们要给我进行开颅手术,征得我同意了吗!”

  http://www.react-in.com/duzugui/13170030.html

  1秒记住乐天堂fun88:www.react-i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