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堂fun88> 闺华记 > 第七百七十五章、意冷

第七百七十五章、意冷

        谢涵不清楚的是,她刚带着人从南苑出来,皇城司的于大人带着四个手下进了皇上的养心居,他是去汇报审讯高升几个的结果。

        皇城司的人分别把李福、高升等人分开来审讯了一遍,原本以为总该有点收获的,可谁知想知道的仍旧一无所获,不想知道的倒是有一箩筐。

        这一箩筐包括谢纾当年托孤的经过,包括谢涵这些年被顾家几次下药伤害的详情,包括谢涵和朱泓认识的过程,包括谢澜被郑氏害得见喜,包括郑氏的那几包毒燕窝,包括谢涵指点高升李福等人做生意,也包括谢涵提点他们去营救朱泓,等等等等。

        “皇上,用不用动刑?”于大人问道。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的说辞基本吻合?”朱栩问道。

        于大人点点头。

        “那就是没有撒谎了?”

        “撒谎似乎没有,可有没有隐瞒保留就不好说了。”于大人斟酌着回道。

        主要是事先皇上叮嘱过他不得动刑,因此他只能拉家常似的问了些问题,这就很难保证对方会毫无保留地实话实说了。

        朱栩掂掇了一下,“罢了,送他们回去吧。”

        朱栩也是考虑到谢涵的感受,他怕万一动刑之后仍旧没有收获,可如此一来他肯定会失去谢涵的信任。

        不管怎么说,目前为止谢涵的功还是大于过的,先不说谢涵捐赠的那些粮草和药材,就是谢涵的脑子里时不时地蹦出来的一个主意也是很有用的,要是没有谢涵,幽州哪能这么快解围?赤城哪里能这么快拿下来?还有上一场战事也不会这么快结束,这些足矣抵扣那几百万两白银了。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朱栩不想和谢涵闹翻了。

        可这件事却又像是一根刺扎进了朱栩的心里,相对于那几百万两银子来说,他更想知道的是谢涵究竟有没有骗他。

        于大人听了刚要下去,朱栩忽然又留住了他,沉吟了片刻,朱栩到底还是命于大人找两个暗卫再跟着高升和李福,因为他清楚,谢涵所有的外事几乎都是交给高升和李福两个打理的。

        于大人点点头,躬身退了出去。

        再说谢涵刚一回到王府便看见大门口多了两个守门的小厮,没等她开口,便有两个门房上来,说是王爷和王妃两个时辰前回来了。

        谢涵听了回应了一声,谁知她的马车刚在影壁前停下来,又有两个婆子过来了,说是让她回来后即刻去见王妃。

        “告诉母妃,皇上还等着看先父收藏的字画呢,等我把宫里的几位公公打点好了再去见她。”谢涵冷冷地回道。

        她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这明远大师到底和徐氏达成了什么协议最后把她推了出来当挡箭牌。

        难道以前明远大师对她的关爱和怜惜都是假的?难道他得道高僧的盛名也是假的?

        两位婆子看了一眼王平和王平身后的四位太监,倒是也没再为难谢涵,自行退下了。

        谢涵带着几位公公回到自己院子里,刚要喊司琴去开库房的门,忽地想起进门到现在还没看见司琴几个,一问,才知他们几个都没有回来。

        见此谢涵刚要命司绣去外面打听一下高升等人回来了没有,一旁的王平拦住了她。

        谢涵这才知道他们也被带去问话了,只不过他们是被带去见皇城司的人了。

        谢涵一听人落到皇城司的手里,顿时便想冲出去为他们求情,别的她不清楚,但她清楚皇城司这些人审起案子是不择手段的,她家的下人哪里能吃得了这种苦?

        万一屈打成招了怎么办?

        “放心,皇上还不至于这点情面不给你,你若是去了反而会坏事。”王平拦住了她。

        “那万一皇上不给呢?他们几个跟了我这么多年,说是下人还不如说是亲人更准确些。”谢涵的眼圈红了。

        她是怕万一护不住他们。

        “世子妃夫人还是耐心等两天吧。”多余的话王平也不好说。

        谢涵叹了口气,她听懂了王平的暗示。

        难怪老话说伴君如伴虎,这些年她除了在这一件事不得已欺瞒了皇上,其他方面她自问是竭尽了心力,可没想到因为几封旧信件皇上又翻起了旧账,且把她之前的付出全部抹掉了。

        想到这,谢涵不由得有几分心灰意冷起来。

        可尽管如此,她还是命司妆带着两名太监去库房把那些字画找出来,同时也命司绣带着另两名太监把墙上的字画摘下来。

        花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清点完这些字画,谢涵又把这些人带去了谢宅。

        由于谢澜等人还在乡下守孝,谢宅这边只留了几个粗使婆子,把王平等人送去书房后,谢涵自己一个人迈进了对面张氏曾经住过的屋子,那些被褥、炕几、炕帚甚至喝水的杯子都依原样摆放着,可独独缺了那个最疼爱她的人。

        谢涵的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了下来。

        “人死不能复生,孩子,节哀吧。”王平进来了,见谢涵坐在炕沿上低声啜泣,忙出言劝道。

        “王公公,您。。。”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可惜谢涵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和王平私下聊聊。

        “孩子,你也别恨皇上,这事搁谁身上都不会轻易过去的,你是不清楚当年皇上对你父亲有多看重,还有,皇上对你也算是网开一面了。”

        谢涵听了这话擦了擦眼泪,“王公公,我没有恨皇上,我就是觉得世事太无常。还有,我知道皇上也是忧心前线的战事,想找出这笔银子来堵这个窟窿,可我委实不清楚这些银子到底去了哪里。对了,王公公,我倒有个主意,皇上不妨命人把这个房子和扬州的房子都好好翻检看看,我父亲生前也就这两个去处,幽州乡下的房子是我后盖的,那两栋房子是两位伯父的。”

        她是想起了一件事,扬州陈姨娘的院子里还埋了一包东西,不知会不会是银票。

        谁知王平听了不置可否。

        他也清楚顾家早就翻检过了,真要有东西还能等到今天?

  http://www.react-in.com/guihuaji/13775620.html

  1秒记住乐天堂fun88:www.react-i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