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堂fun88> 你在星光深处 > 58.第58章 平安夜

58.第58章 平安夜

        防盗,  购V章总比例不足会随机显示旧章节,  隔日恢复正常,  么。

        刚刚经历过绑架犯案件,  环境似乎变得很危险,  外卖是不能叫了,  况且连单元名都没搞清楚,  他只有深吸一口气,  艰难而又僵硬地挪到了厨房,  打算看看冰箱里有没有什么食物。

        “哐啷啷”的声音从厨房传来,王远辰微微皱眉,回头往窗户里看了一眼,结果就见刘春春正在扶着腰,  缓慢而又痛苦地往下蹲,  姿势宛若怀孕八个月。

        “你在做什么?”他诧异地问。

        刘春春回答:“捡东西。”

        王远辰:“……”

        刘春春又诚恳补充:“我想找点东西吃,结果不小心打翻了碗筷架。”

        王远辰把酒瓶放在窗台上:“想吃什么?”

        刘春春赶紧说:“蛋炒饭。”

        王远辰回答:“我不会做蛋炒饭。”

        刘春春闻言顿时很悲伤,  你连蛋炒饭都不会做,还能有啥指望,但肚子一直在咕咕叫,于是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那方便面呢?”

        王远辰继续摇头,同时随手拨了个电话出去,语调冷漠又高贵:“勃艮第红酒牛仔骨加奶油洋葱酱、黑松露香槟烩饭、陈年帕尔玛火腿配马苏里拉芝士汁、香煎海鲈鱼、蓝龙虾意式沙拉、甜点要意大利冰淇淋浇草莓巧克力酱坚果碎,  还有慕斯芒果塔,  谢谢。”

        刘春春:“……”

        “你现在可以坐回去了。”王远辰拉开空荡荡的冰箱门,  “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刘春春乖乖转身:“哦。”

        王远辰靠在厨房门口,  看着他一步一步笨拙挪回去,画面有些小小的滑稽,却没人能够笑出来。其实韩卓之前的预估并没有错,无论是摩西画廊还是地下仓库,原本都不应该对这个普通平凡的年轻人感兴趣,所以所有人都在等,等着画展结束后浮出水面的阴谋,却没想到居然会等来施天。

        那是个绝对的疯子,而疯子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他们做事根本没有任何逻辑,并且杀伤力惊人。

        如果没有那些画,刘春春或许永远都只会是个安全的局外人,但是现在……事件的起因全在自己,想到这里,王远辰毫无意外开始再度烦躁,漂亮的脸上也结满冰霜。

        刘春春却没有注意到,他握着手机,还在认真搜索那究竟是什么武器,能把自己突然就轰飞到半空,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夜很安静。

        凌晨十二点,韩先生依旧坐在小花园里,看着远处黯淡的星河出神,秋末冬初风已经很凉,正吹得满地枯叶沙沙,二楼卧室的灯光此时还没有熄灭,窗户里透出融融暖光,看起来像是一块漂浮在夜空里的甜橙棉花糖,在这个寒冷的夜里,显得分外温暖、柔软而又美好。

        片刻之后,几颗小星星悄悄爬上玻璃,一闪一闪,做贼心虚。

        白曦视若无睹,他淡定地扯过大被子,把脑袋严严实实捂了起来。

        于是韩先生只好继续一个人待在楼下,苦恼地叹气。

        而在七叶路的酒吧,黛西倒是心情很好,她在自己的收藏里翻捡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勉强挑出一件符合心意的礼物,打算送给白曦——那是一颗镶满碎钻的,华贵而又精致的小星星。

        第二天的约谈地点定在一家海盗餐厅,可以一直从下午茶吃到晚餐,卡座是蓝色的月亮船,侍应生统统打扮成水手,音乐也很加勒比风格,看起来要比深夜的酒吧更加奇幻热闹。

        黛西果然就很喜欢这里。

        “我真的不能参与吗?”韩卓帮两人倒水。

        “小可怜,你的老板说不可以。”黛西充满同情地建议,“或者你可以去儿童区消磨时间,那里看起来非常好玩。”

        不远处,一群平均五岁的小朋友正在海洋池里尖叫。

        韩卓举手投降,主动去了隔壁的星巴克。

        “虽然有些冒昧,但是我想知道更多关于地下仓库的事。”白曦并没有拐弯抹角,他开门见山道,“越详细越好。”

        “就为了这个?”黛西放下茶杯,“为什么不直接去问韩?他知道的内|幕,远比我要多很多。”

        “他不打算告诉我实情,甚至还打算一个人去面对地下仓库。”白曦道,“但施天这次回国,有一半也是因为我,我不能什么都不知道。”

        “那是因为他想保护你。”黛西把茶杯递给他,“有些凉。”

        白曦接过来握在手里,不到一分钟,杯子里就开始冒出雾腾腾的热气。

        “好吧。”黛西笑出声,“看来你也不像……咳,做得相当不错。”

        “不像什么?”白曦不打算略过这个话题,而是好奇道,“他是怎么向您描述我的?”

        “他说你很可爱很认真,也很单纯。”黛西握住他的手拍了拍,“不过现在看起来,还要再加上很努力。”

        “那我可以知道更多事情了吗?”白曦问。

        “可以。”黛西事先提醒,“不过所有和地下仓库有关的事情,都充满了杀戮和暴力,你要有心理准备。”

        白曦点头:“我知道,谢谢您。”

        城市被一分为二,不过不是被白天黑夜,而是被地下仓库。生在五星级酒店里的失踪案、伪装成精神病院的秘密监牢、隐藏在母婴医院里的血腥实验室,甚至是游乐场、市、学校和养老院,那些对普通人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地方,对异能者来说,却极有可能是布满陷阱的魔窟。

        比死亡本身更恐怖的,是时时刻刻都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白曦完全无法想象这么多年来,异能者们究竟是在怎样的胆战心惊与惴惴不安中,惶惶度过了每一天。

        “地下仓库虽然势力庞大,可也未必就不可战胜。”黛西又说,“韩一直就想彻底摧毁它。”

        “那您呢,您怎么看?”白曦问。

        “我当然支持我的儿子,不过也有一点自己的看法。”黛西坦率道,“就算摧毁了地下仓库,只要异能者还在,那么依然会有新的机构出现,继续和政府联合,进行下一轮的实验。”

        听起来很残酷,一切都是无用功,但显然现实很可能就是如此。异能者对于人类来说,有着巨大的研究价值,他们身体里隐藏的基因秘密,和科学、生命、能源、财富、战争都息息相关。没有了地下仓库,没有了施天,还会有别人,杀戮将是永无止境的。

        “所以……”白曦犹豫。

        “所以最好将来有一天,异能者们能回到属于他们自己的星球,这是最完美的解决方式。”黛西帮他调了一杯粉色的草莓奶,“当然,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很高,所以我依然支持韩的决定,摧毁地下仓库,那样至少能让异能者们得到短暂的安全感。”

        “嗯。”白曦握住水杯,“那您能不能告诉他,不要总是把所有的计划都藏在心里,也不要一个人去面对地下仓库?他分明就可以找许多帮手。”

        “帮手……包括你吗?”黛西笑着提醒他,“饮料要煮沸了。

        草莓牛奶正在咕嘟咕嘟冒出气泡,并且不断溢出杯口,白曦迅撤回手,面红耳赤道:“对不起,我刚刚没注意。”

        “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千万不要现在就跑去找施天。”黛西帮他抽了一张纸巾,语调有些调侃,“好好忙你的工作,至于地下仓库,我保证韩以后的每一次行动,都会和你商量。”

        白曦点头:“谢谢您。”

        对于自己母亲的这个承诺,韩先生在获悉后无奈问道:“可以不遵守吗?”

        “不能。”黛西把打火机还给他,“你得学会教他成长,而不是把人一直关在卧室,冰完伏特加后再热牛奶。”

        韩卓:“……”

        “我得走了。”黛西拍拍他的肩膀,“相信我,你的学生资质很优秀,虽然他今天差点让草莓牛奶变成糖浆,但仍然很优秀。”

        在长久的沉默后,韩卓最终还是点点头,并且叹了口气。

        隔壁餐厅,白曦叫来侍应生买单,他原本想去咖啡厅找韩卓,结果推门就见韩先生正靠在墙上,一个人默默抽着烟。这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路灯很昏黄,橱窗里的灯光却很明亮,交替的光晕铺满在他肩头梢,有一种奇妙而又赏心悦目的美感。

        白曦停下脚步,打算先拍个照。

        韩卓却正好扭头,一阵突如其来的寒风卷起他的风衣,让橙红色的烟头忽明忽灭,黑凌乱眼神温柔,完全就是插画里的景和人。

        白曦把双手插进衣兜里:“阿姨走了吗?”

        “嗯。”韩卓摁灭烟头丢进垃圾桶,走上前道,“她说不需要我送回家。”

        白曦继续看着他。

        “我答应你的要求。”韩卓双手扶住他的肩膀,态度很郑重,“所以,不生气了?”

        白曦回答:“考虑一下。”

        韩卓看着他笑。

        这个夜晚,卧室里又多了很多很多小星星。

        因为那是韩先生昨天欠下来的,今天需要加倍偿还。

        并且没有一颗是沮丧的、失落的,伤心小星星。

        所有小星星都很可爱,很温暖,很闪烁。

        它们落在天花板,藏进地毯里。

        直到让梦境也挂满银河。

        刘春春躲在白曦身后,战战兢兢带着哭腔说:“我觉得我并不是很需要经纪人。”

        “如果你打算接受摩西画廊的邀请,那么相信我,你需要。”韩卓一脸真诚,“而且这位王先生虽然看起来很凶,但其实非常善良,专业,周到。”

        “是吗?”刘春春完全不想相信。

        “是……吧。”白曦象征性地安慰他,然后又加了一句,“但你还没有回答我,究竟要不要接受摩西画廊的邀请。”

        刘春春老老实实回答:“我是喜欢画画,可那是业余爱好,而且我已经准备好要找工作了,从没想过要当一个专业画家。”

        “那就先接受这次邀请。”王远辰在一边打断两人的对话,他用长长的指甲勾开一罐啤酒,漠然瞥了一眼自己的新雇主,“用假的名字,假的身份,甚至是假的照片,只用你那些破破烂烂的作品去换5oo万,这绝对是一笔划算的生意,而且并不会影响你找工作。”

        白曦冲经纪人先生竖了竖大拇指,虽然你看起来还是很凶,但进入角色的度倒是不慢,但有一件事要说明,我们春春的画一点都不破烂。

        “那就这么定了。”韩卓拍拍王远辰,“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先走了。”

        “喂喂!”白曦赶紧拉住他,“就这么走了?我们不要留在这里,让春春和王先生再熟悉一下彼此吗?”

        韩卓压低声音:“你以为他们是在相亲?”

        白曦:“咳!”

        “走吧。”韩卓替他拿起风衣,笑容很温和,“我们该回家了。”

        白曦只好在内心深处对刘春春寄予了无限同情。

        ……

        足足过了十分钟,刘春春还站在门口不敢进屋。

        “你。”王远辰翘腿坐在沙上,用女王的口吻命令,“去收拾东西。”

        “为啥?”刘春春哽咽着问。

        “因为这里太破,我不想住。”经纪人回答,他不耐烦地看了眼挂钟,“给你五分钟。”

        刘春春鼓起勇气,嗡嗡嗡道:“那你可以回家。”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经纪人必须就和雇主同居,要不要我帮你叫车?

        王远辰没有再说话,他只是一直盯着墙上的粉红挂钟,漂亮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是一尊凝固的石膏雕像。

        刘春春觉得自己有些尿急。

        而就在他一步一步,终于要挪到洗手间的时候,王远辰却从沙上站了起来,随手拎起西装甩到肩后,冷冷说了一句:“五分钟已经到了。”

        刘春春没反应过来:“啊?”

        王远辰一把扯住他的衬衫领,直接把人拖进了电梯。

        很凶残,很暴力。

        一个小时后,刘春春哭着给白曦打电话,控诉自己被恐怖分子绑到了一间豪华大公寓里,市中心,八十八层,地上铺满了纯白羊绒地垫,根本不敢踩,星星一样的水晶灯太璀璨导致自己眼花,按摩浴缸里的珍珠咯得屁股痛,拖鞋上缀满了沉甸甸的钻石,而且那个暴力分子还强迫自己试穿他的高定阿玛尼。

        白曦单手撑着脑袋,疑惑地问:“你确定自己不是在炫耀?”

        刘春春泣不成声:“快点拿走,我不想再喝你八二年的拉菲了!”

        白曦淡定地挂断了电话。

        “我早就说过,不用担心。”韩卓把玻璃杯递给他,“牛奶,李阿姨说不准你偷偷加糖,否则会长虫牙。”

        “我刚刚在想一件事,”白曦坐起来,“很早之前的事。”

        “嗯?”韩卓坐在他对面。

        “在我大三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很奇怪的人。”白曦回忆。

        那是大三寒假,自己开车把舍友送到火车站,看时间还早,就绕路去了郊区一家废弃工厂,想试试能不能把厂房租借过来,结果到了那里才现,厂子里早就空空荡荡,连保安都没一个。

        冬天天黑得早,再加上四野呼啸的北风,白曦不自觉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快步走回停车场,却看到在车边站了一名老人,穿了一身破旧的老式中山装,花白的头也有些脏污。

        “他看起来像是老年痴呆,也说不清楚家住在哪里,只说自己坐错了车,想要回市区。”白曦说。

        韩卓点头:“你让他上车了?”

        “那时候已经很冷了,我带他回到市区,到路边买了件棉衣,又留了五百块钱。”白曦说,“然后把人送到了派出所。”

        韩卓笑笑:“很善良,不过没听出来哪里奇怪。”

        “在回来的路上,他一直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的星星,像个孩子。”白曦说,“嘴里一直在哼唱一歌,没有名字,却很好听。”

        “所以?”韩卓继续问。

        “那歌,就是今天你给春春找来的经纪人,他的手机铃声。”白曦说,“一模一样。”

        “只是一歌而已。”韩卓收走空牛奶杯,“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帮你问歌名。”

        “是吗?”白曦微微皱眉,“你觉得这只是巧合?”

        “不好说。”韩卓想了想,“或者我们也可以问问他,有没有这样一位亲戚。”

        白曦看了他一会,然后向后靠在椅背上:“好吧,我要工作了。”

        “生气了?”韩卓走到他身边,“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你该睡觉,而不是工作。”

        白曦打开一个文件,并没有避开韩先生。

        “是什么?”韩卓果然被那个花花绿绿的表格吸引了注意力,他也帮白曦整理过工作文件,绝对不该是这个风格。

  http://www.react-in.com/nizaixingguangshenchu/14086616.html

  1秒记住乐天堂fun88:www.react-i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