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堂fun88> 水浒任侠 > 539章 后路已给你们了,叵耐......

539章 后路已给你们了,叵耐......

        (感谢本周疾风小闯闯好汉的打赏......)

        石秀每每说出一个名字,被他点破身份的人面色都是一变!仍晁盖等人想破脑袋,也猜不出仍替萧家卖命的这些管事为何能识破他们的来头。

        晁盖倒颇有几分气度,见自己已经泄了底,他心中略作思量后,索性踏前两步,朗声说道:“久闻昔日萧任侠帐下有个拼命三郎石秀,直是个胆大心细好身手、干练手狠重义气的好汉!今日一见果然了得,还没等我们兄弟动手,便被你识破了出身。你说的不错,我便是晁盖!

        只不过诸位每年替那梁中书送往汴京太师府而押运的生辰纲,这十万贯金珠宝贝、玩器等物,可知都是压榨民脂民膏而得的不义之财,便是我怂恿着些兄弟要来劫取,也是一桩义举!石总管若是也知江湖义气,此时你识破了我的来路,不知又有何见教?”

        石秀点了点头,暗道这晁盖倒也豁达,也恁地重义气,我等早已经知是刘唐先去他庄上劝他入伙赚生辰纲,听他口气倒先是大包大揽,将罪责揽到自己的身上,也的确不枉刘唐、公孙胜千里慕名去投他。

        萧唐哥哥说除非晁盖一伙人执迷,咱们也定然不会容他放肆,可如果他们一伙识个进退,倒也不必把事做绝......石秀暗中付道,随即又说:“晁天王,绿林中自诩劫富济贫、锄强扶弱的强人有许多,可其中有多少却仍做坏寻常百姓性命,干着杀人放火的勾当?梁世杰每年向蔡京孝敬的生辰纲的确是不义之财,但是晁天王又可曾想过,就算让你们出手劫了生辰纲,那梁世杰便会不暗地里捞钱了?到头来这笔账,不还是要算到黎民百姓头上?

        何况既然我们做的是押镖的行当,而晁天王却意图来劫镖,说起来也是你们招惹我萧家集在先,现在把持着萧家诸般营生的那个人既然能识破你们的来路,真要闹将起来时,自然也有的是手段与你周旋!只不过......”

        唱着白脸的石秀正说着,他把眼向杨林瞧去,杨林微微一笑,他又扮起红脸的角色来,说道:“只不过常言说得好: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现在梁世杰府中的都管并着两个虞候都已被麻翻,在场也并没做公的知道是晁天王打算劫取生辰纲。只要恁现在便肯罢手,我们兄弟与晁天王以后在江湖上再会时,也好相互带挈照拂。”

        晁盖听石秀、杨林说罢心里也不禁犯了嘀咕,按说他与吴用、公孙胜、刘唐、白胜并着那三个同伙要取这生辰纲根本就不打算泄露名号,更不愿遭官府海捕文书缉拿,害得他这个村中保正落得个亡命江湖的境地。何况现在仍肯为那萧唐效命的能人异士也多,萧任侠在江湖中的威望也的确极高,便是他早已身故,他名下这些管事、头领也并没树倒猢狲散......

        一来要在官府露底,二来如今身份既然已经泄露,再要强夺这笔生辰纲,便是与河北、山东地界的第一大地方豪强萧家集结下梁子...晁盖渐渐也已心生退意,可就在这时,吴用忽然开口问道:“石总管、杨镖头,小生尚有几件事要相询,还望恁们为我解惑。”

        杨林朝吴用望将过去,笑道:“这位可是东溪村中道号加亮先生、人称智多星的吴用吴学究?有话但说无妨。”

        好个萧家集,好个萧氏镖行!原来以为可凭我的计策智取得生辰纲,可如今尚未得手,却叫那厮们将我的底子彻查的清!

        吴用也是沉着,他略作思量,便问道:“既然萧任侠已经身故,现在执掌萧家诸般行当的,又是哪位好汉?另外石总管先道破刘唐兄弟的来路,不知萧家集与青州二龙山大寨的诸位头领是否干系极深?可就算诸位猜着了刘唐兄弟,任小生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诸位如何能猜出晁天王与小生的来历。不知石总管、杨镖头能否与小生说个分明?”

        刘唐性情直莽,他以为二龙山鲁智深等头领是忌讳萧唐掌控的势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是以不愿寻萧家集的麻烦,可是按江湖道义,刘唐压根就不曾想是二龙山一路的强人向萧家集示警,说他这个相貌特征极为明显的人物正打算四处找人合伙劫取生辰纲。但是吴用却是个极好算计推敲的人物,刘唐在晁盖庄中时也说过他曾先去二龙山请过鲁智深去赚生辰纲,可那些头领执意不肯之事。现在被石秀、杨林很快道破他们的出身,后知后觉的吴用立刻想到刘唐会被人猜破身份的理由。

        石秀心道这个吴用倒不愧有个“智多星”的绰号,他能在一时之间便想到萧家集极有可能与二龙山之间的联系,可见他脑筋确实也转得极快。可正是如此,石秀心里更生出几分提防,他冷笑道:“吴学究,是你们要寻萧家集的晦气在先,而我们也给你们留了一条退路,按说萧家集的私事,也不必向你事无巨细,道个分明吧?”

        吴用见说一笑,也不言语,可刘唐却按捺不住,他瞪目大骂道:“果真是二龙山那伙强人不念江湖道义,却要来坏我的道路!?姓石的,你这厮给我说个明白!”

        “刘唐,说起来此事也是因你而起,要与你见个输赢,日后也有的是机会。现在我们正与晁天王商议,还轮不到你这厮来撒泼!”

        石秀冷声对刘唐说罢,随即又道:“不过说道到处寻人合伙勾当,要赚生辰纲的人......入云龙公孙胜道长,又是哪位?”

        在晁盖身旁有个身长八尺,相貌堂堂的汉子站出身来,他虽生得一双杏眼,落腮胡须,看眉宇神态带着几分仙风道骨,却做寻常商贾打扮,他面色平静,向石秀打了个稽礼,说道:“贫道便是公孙胜,不知石总管有何见教?”

        石秀摇了摇头,说道:“我萧家集中有个兄弟,与令师罗真人有些交情,是以也知你现在修得的是入世之道,云游四海,在绿林中交些义友做勾当也没甚么,可是你到底也是学炼长生,要潜心修道之人,终究还是要回蓟州二仙山紫虚观修真悟道。都说修道的讲的是清修无为。如今既然我等识破你的来路,又何必再做纠缠,念在我那兄弟与令尊师罗真人有一番情分,我等也不愿与你结下仇怨,待你修入世之道罢了,回二仙山向罗真人复命时,你自会见个分晓。”

        饶是公孙胜想强作镇定,可现在他的脸上也尽是骇怪惊愕之色,萧家集那伙人识破我的来历已经是匪夷所思,他们又是如何知道我现在修的是入世之道?如何又知晓我终将要回二仙山潜心悟道的?难不成......尊师真的与那萧家集中的人物有些渊源?

        这时杨林也说道:“我们既然早知道晁天王、吴学究、公孙道长、刘唐......还有个白日鼠白胜会来打生辰纲的主意,如今也不会让你们成事。不过在大名府时我等兄弟也商议定了,所押的钱帛并非只是梁中书那十万贯生辰纲,萧家集一向好与江湖上名头甚好的好汉结识,晁天王若是要在江湖上有番建树,我等另有十万贯钱帛相送。都说化干戈为玉帛,如今晁天王不必动干戈,也能得玉帛,如此又何乐而不为,日后在江湖上打照面时,就看晁天王是想多个能彼此扶持的帮手,还是多个仇家?”

        晁盖与吴用、公孙胜面面相觑一番,其中尤其是公孙胜心中的退堂鼓早已敲了起来,而刘唐虽然兀自忿怒惊异,可他与没甚本事的白胜两个人都以晁盖马是瞻......晁盖也想倒如今还要来强夺的话,代价实在太大,就此退去反而也能白拿十万贯钱财。虽说比起自己夺的,让石秀、杨林等当面来给难免让他感到折了几分颜面,可是对方既然已给自己留足了后路,自己是不是也该就此罢手了?

        可是要劫生辰纲的,还有三个头领。

        “修道之人,都讲究的是清修无为?嘿嘿......放他娘的狗臭屁!”

        这时晁盖的身后又闪出一个人来,那人冷声笑道:“道爷也是个修道的,活得一向恣意快活,不瞧别人眼色,亦从不受人胁迫!就算你们萧家集识破了晁天王的名头,又晓得道爷我是谁么?”

        石秀冷眼朝那人望去,又凝声说道:“明人不做暗事,既然你这厮敢来寻萧家集的晦气,又有胆量自报了名头么?”

        那自称道爷的汉子面色一滞,他心想毕竟那萧家集势大,咱只是为分得生辰纲一杯羹才与晁盖合伙,就算陷了晁盖、吴用等几人,也还是有可能让那厮们猜不出我的来历,我又何必自顾泄露了名头?

        那汉子冷哼了一声,未做言语。可另一伙扮作客商的那个同伙却又冷笑说道:“咱们都是在江湖中打踅的好汉,梁中书那狗官每年送往蔡京的生辰纲,这笔不义之财咱们当然要取!萧唐枉自被绿林同道赞作任侠,可是他虽然名声在外,却做着替权贵卖命,为虎作伥的勾当。道上的好汉,也不知有多少被他坏了性命!如今晁天王来劫取这生辰纲乃是义举,你这厮们却要以为天王是个见钱眼开、遇难便退的,这......也未免忒过小觑他了吧?”

        那个同伙正说着,而他身旁的那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也已经从旁边的车仗上缓缓取下一对浑金平棱锏。

  http://www.react-in.com/shuihurenxia/13169766.html

  1秒记住乐天堂fun88:www.react-i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