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堂fun88> 特种兵之利刃 > 第2588章 我胡说的

第2588章 我胡说的

        本身很多男生还有一些其他年轻的导师等等,对于这个空降过来的年轻教授就很不爽。

        这会儿有人出面,自然很多人在等着看好戏。

        “照着课本念谁不会啊,虾扯蛋呗。”有人起哄道。

        “法律要是真这么三言两语掰扯清楚,在课堂上说明白,那还要那么多律师事务所干嘛?干脆全民法律普及,每人来听齐教授上两堂课,就都成法律界的精英了。”有些说话相对刁钻的人,言语之中充满着奚落。

        众人都开始对齐麟的教学能力产生了怀疑,就在这个时候,齐麟拿出了一打东西,并且让倪祥敏过去。

        “这是要干嘛啊?”台下有人费解的问道。

        “不知道,神神道道的也不知道要干嘛。”一人回答,顺势挠了挠头。

        倪祥敏皱了皱眉头的,还以为齐麟有些尴尬了,希望她能够帮着调停一下呢。

        结果她迟疑不决的走过去,正想着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齐麟却给了她一堆资料。

        “下去,给他们看看。”齐麟语气冰冷的说道。

        倪祥敏朝着纸张上一些惨绝人寰的战争场面看着,那血淋淋的地上躺满了尸体,到处断壁残垣的景象,特别瘆人。

        “这个干吗?这跟咱们今天讨论的主题有关系么?”陈正冷声问道,声音相当不和气,甚至眼眸之中还带着锐利的冷光。

        “齐教授,我现在特别想问一句,你之前就读的什么大学?我以前是哈佛的,我仔细看了看,倒是觉得你有些像我之前的一个校友,你该不会也是哈佛毕业的吧?”陈正见齐麟一直不搭理他,以为齐麟是没理,所以不敢多言,于是陈正的话锋变得更加锋芒毕露。

        捧杀,这是一种常见的打压人的方式。

        这种方式跟面带微笑,然后在背后给人一刀子没什么区别。

        这件事情闹腾到现在,整的齐麟不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估计都没法继续上课了。

        倪祥敏将印有残酷战争留下的纸张放下去,众人都莫名奇妙。

        这样一种尴尬的境地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倪祥敏骨子里很想让齐麟狠狠打陈正的脸,毕竟陈正这样有些太过分了。

        但陈正说的事情又是比较合理的,倪祥敏完全找不到任何话语来反驳。

        虽说倪祥敏对齐麟没什么太多感觉,可看到周围这么多人在质疑他,她很想齐麟能够狠狠回去打脸。

        “完了,我的齐教授要被挤兑了,这就尴尬了。”李慧撇嘴,有些心疼齐麟,觉得齐麟这样下去,很难再在台上待下去。

        “我没有任何国外的学历背景,而且,我本身也没有对法律方面任何资质证书。”就在众人充满各种质疑,想要齐麟给个说法的时候,齐麟很平静的说了一句。

        “什么?那么大排场的客座教授居然……”现场炸了,众说纷纭,反正没有人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

        “完了……彻底完了。齐教授也太实在了,要是给我,我就是强撑着,也得装下去。现在怎么搞?完全不能下台了啊。”李慧心里那叫一个急切,好像比齐麟还要着急。

        龙城大学内对于求学论证一直都有很强烈的校风,所以齐麟现在很容易被人挂上走后门混入法律学院的恶名。

        “齐教授,你说你没有在国外名校毕业也就算了,连法律方面的专业都没怎么接触过,连证书都没有多少,你怎么来上课啊?”陈正冷笑着嘲讽。

        齐麟气定神闲,幽幽道:“那这么说,你的学历很高,也有很多相关方面的证书咯?”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还能这么淡定,倪祥敏都有些服了。

        李慧焦虑不已,看上去比齐麟本人还要急躁。

        “这个自然,我证书就有几十本,毕业于国外著名大学哈弗大学,我是法学系博士生。”陈正说起这些,心中特别的激动。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整个人快要飞起来一样嘚瑟,特别飘。

        “喔,你那么厉害啊?可你为什么在下面坐着,而我却坐在了上面呢?”齐麟问道。

        “我……”陈正瞬间被稳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陈正的脸涨的通红,就跟放在火上烤灼一般。

        “诸位,战争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奠定法律的基础,战争是残酷,拥有血腥和杀戮,而后在建立和平,拥有秩序之后才有了法律。所以法律和人情完全是两个概念,但却又并不矛盾,必要的时候给予一点点人情,来一个法与情的兼容,也未尝不可。我从不提倡任何教条主义,人本身就是一个活体,如何酌情处理,看个人,没法诠释。”齐麟说道。

        齐麟说完,众人先是楞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谁掌声响起一下,然后便听到了一阵掌声如潮。

        “这种说法很有新意啊,我记得之前好像什么文章上曾经说过。”一个法律系的学生嘀咕着,平时他总喜欢做一些摘要之类的,学校法律方面最经典的一些言论他都有记录。

        当他翻到齐麟方才所说的那些话的论点的时候,现说这话的人正是齐麟,而且在国外还引起了一阵轰动。

        不过,在国内相对知道的人很少,所以大部分的人不知道这一点,也就不足为奇了。

        “喔,对了。刚才你提问了我,我能问你一个最最简单的问题么?”齐麟语气平淡的说着,脸上没有一丝丝的表情。

        众人在经历了短暂的惊愕之后,瞬间转移了注意力,开始将目光汇聚在了陈正的身上。

        “你……你说。”陈正有些心虚,唯恐齐麟问出什么让他无法回答,然后相当难堪的问题。

        齐麟瞥了陈正一眼,道:“你看过著名的法学奠基人之一的艾瑞拉德编写的《国际法律评定标准综述论证》一书么?”

        陈正一愣。

        众人惊愕。

        这算什么问题?

        不过……

        这书……

        “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书啊?”最爱记笔记,几乎将所有法学书籍读了个遍的书呆子抓破了脑袋没能想出来这本书。

        倪祥敏凝视着齐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李慧看着齐麟的眼神,充满爱慕。

        “这什么书啊?好深奥的样子……”周围的人议论着,出细碎的声音呢。

        陈正稍稍迟疑了一下,很快面对微笑,很有底气的说道:“我当然读过,而且我还跟这本书的作者聊过,我们……”

        “是么?可刚才我说的,都是胡说的……”齐麟说道。

        (本章完)

  http://www.react-in.com/tezhongbingzhiliren/14087027.html

  1秒记住乐天堂fun88:www.react-i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